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头条关注 > 正文

    《我的故乡叫桐柏》

    信息发布者:人民监督员网
    2019-11-23 21:07:00    来源:尹中哲    浏览:46    回复:0    点赞:0

        微信图片_20191123211753.png作者:尹中哲 

           河南省第一地质勘查院退休干部尹中哲的《我的故乡叫桐柏》文集一经面世,便受到读者的欢迎。这本饱含着浓浓乡情、乡愁和人生历练的散文集,读后能够让人“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可以品味出我国农耕文明的深厚底蕴和真正的精神价值。

           作者尹中哲,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生于淮河之源桐柏县一个沟缠河绕的偏远寨子——水湖流村。纺车前母亲哼唱的歌谣,村子里的曲子戏是孩童记忆里的启蒙;青高粱杆、青玉米杆当甘蔗“咔嚓咔嚓”咀嚼,钻水爬树、偷尝生瓜裂枣是少年割草时的不羁野趣;十余年的放猪、烧窑、奔山拾柴、拉架子车、修水库等,既是一个初中毕业回乡青年的缩影,也是多彩人生的积淀。酷爱读书, 1977年高考入师范学校,人生的渺溪得以凿开并欢快流淌。生动活泼的中学语文教学,教导主任的创新意识加恪尽职守,引领所在学校创出了历史上的辉煌。1985年终于圆了大学梦,毕业后渡鹊桥入地质行业,先后由河南省探矿五队政治处干事、党委秘书、宣传科长、办公室主任至河南省地勘一院院长助理等,获高级政工师职称。

        冬去春来,时光匆匆,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农业现代化的快速发展,走出黄土地的尹中哲对家乡,对亲人的一腔炽爱之情愈来愈萦绕于心,花甲有五后始敲击键盘,且信奉水滴石穿之理,终致年近古稀串字成文,缀成《我的故乡叫桐柏》文集。

           文集以南阳盆地东部边沿桐柏山为背景,通过对家乡桐柏的美丽风光、风土人情、生活习俗等回忆,对亲人一往情深的怀念,真实地再现了半个世纪前后家乡原汁原味的乡土风貌、亲情、五味人生,酸甜兼备,辛辣皆有。表达了作者对家乡的热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渐行渐远的农耕文明的叹惜,对生养自己的故乡、故土刻骨铭心的眷恋。虽属老年动笔,但尹中哲的农村成长——学生——农民——再学生——教师——再学生——地质工作的人生轨迹造成的独特生活阅历,加上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和广泛地涉猎,使文章情感真挚、细腻、流畅,具有较强的可读性。

           原南阳市人大副主任,国家一级作家秦俊先生看到书稿后大加赞赏,并亲为此书写序,现附于后,以飨读者。

            读《我的故乡叫桐柏》

            寒来暑往,岁月骎骎。离别的家乡,正在发生巨变,原貌已不可再现;远逝的亲人,音容渺渺,也只能永存于心底;悠远的往事,更只能常驻心间,这就是人们永恒的话题——乡愁。看来,似乎只有文字,才能把以上这些再现出来。文字写在纸上是平面的,但却能让看到的人,在眼前和心中幻化出固有的原态原貌,展现出本真的过往,再现亲人的鲜活和往事的历历。

           尹中哲是桐柏山的儿子,家乡难忘、故土情深,“家乡的泥土紧紧地粘牢了我的脚,家乡的亲人更深系着我的心”。《我的故乡叫桐柏》散文集便是他对家乡、故土、亲人思念的生动呈现。家乡、故土,是农耕民族数千年来生命的组成部分;亲人,是生育、养育生命的根源。就尹中哲先生的经历而言,那是血浓于水的依恋、刻骨铭心的记忆,那是无论如何挥笔抒写都不过分的啊!正因为如此,在他的笔下,所有涉及家乡、故土以及事物的文字大多美丽而生动。


      如写故乡桐柏:


      桐柏县城,这座千里淮河上的第一城,被敞开着的桐柏山结结实实地揽在怀里。她依偎的山,巍巍叠翠,绵延起伏;她紧傍的水,清澈见底,盈盈流淌。山衬托着水,水映照着山,袅袅娜娜。高楼携青松共舞,白云映碧波成趣。晴空白鹤排云,雨后绯霞盈天。淮河两岸丝绦低垂,鱼儿游弋嬉戏浅底。城区四季花香弥漫,书声、歌声不绝如缕。奇妙的大自然,让藏在深闺的桐柏县城,出落成一个风姿曼妙、光彩照人的少女。


      写家乡的水:


      水湖流原有一座古村寨,被寨河水围绕着,彷佛少女系了条晶莹漂亮的绿色纱巾,袅袅娜娜。寨内寨外,点缀着许多或大或小镜面般的水塘,阳光映照,波光粼粼,浮动闪烁。不时有一两只不知名的鸟儿,倏地从水面掠起,红嘴叼着小鱼儿,拍着翅膀,扑棱一声向远方飞去,荡起的圈圈涟漪,向四周慢慢扩散,许久才消失。


      家乡生活是尹中哲回忆的宝藏,在作者深情质朴的散记笔触下,桐柏山,水湖流,,吴城,桐柏山品野果,等,都突显得大气、美丽、厚重。文字中裹藏着丰富的经历和滋味,那是只有亲历者才能体会到的如数家珍般的娓娓诉说啊!


      而一旦写到了人生、亲情,这个花甲有五才开始挥毫作文的桐柏汉子,笔下又多了许多的沉重与艰辛。细心的读者会体会到藏在书页中的那沉痛的情绪和对亲人的不舍与思念。


      如写母亲纺线:


      有时迷迷糊糊中醒来,已夜深人静,油灯上积下了厚厚的灯花,微弱的灯光不时跳跃着,一闪一烁,映照着妈高突的颧骨,枯皱的面庞。母亲坐在灯前,交织着双腿,不顾寒冷,不知疲倦地纺着,嗡,嗡,嗡,右手不紧不慢,悠悠地摇着纺花车,左手捏着花捻,慢慢、慢慢地往后均匀地抽着线,然后又极其优雅地把线倒在白萝卜样的线穗上。……


      写拉柴之难:


      这个四五十度的仰脸坡又长又陡。几个人围着车子,竭尽全力往上拉的拉,推的推,扛的扛,抬的抬,一步挪动四指。掌车把的人最吃亏,一到半腰,脸憋得通红,心脏剧跳。越往上,心脏越受不了,像柴油机开了飞车一样嗵、嗵、嗵极速运转,恨不得把车子扔掉,却又不敢撒手,眼看着只有一步之遥,嘴大口大口地呼喘着,心要蹦出来,人难受的连死的心都有了,万念俱灰,到坡顶,车把一放,真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于尹中哲而言,坎坎坷坷之后离开故土,栖居城市,“以致成了一个虽有固定居所却背负思乡包袱的漂泊者。”处于对故乡、亲人的一往深情,心生愧疚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用文字去追索那种深藏于内心的眷恋:


      经年累月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父老乡亲,看日出东方,竹摇清影,劳作则“悠??见南山”,饱览着林深水柔的美景。或有轻雷天外来,雨斜山边,三五点倚天而坠,为荷叶缀上粒粒莹洁的珍珠,敲打着斗笠、蓑衣,与田间的农人逗趣。还有映着火红的晚霞,日落而‘带月荷锄归’,清风拂面,明月为伴,沐浴品茗,生活在画中。人们常年享用着山珍野味,四季鲜疏‘绿’可佐餐,雨润风柔,气候宜人,过着神仙般的日子,的的确确卓尔不群,与众不同,的的确确是‘走遍天边,不如太白顶圆圈’啊!


      我的母亲在黄土地上奔波一生,没读过书,不识字,却通情达理,识大体,极会操持又极能吃苦耐劳……遐想得越久、越深,我越觉得,我的母亲虽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却是个近乎传奇的女性,她的人生所承载的生命的深度和广度,那是无法用语言所能诠释出来的呀!即使与许许多多的伟大女性相比,也毫不逊色。


      抚今追昔,我们更加怀念母亲,在儿女的心中,母亲是源,是博大,更是永恒啊!


      家乡、故土、亲人,是农耕民族永远的思念。尹中哲的笔下,蕴含着对农耕文明走向衰落的焦灼与忧伤,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而是所有从家乡走出来却再也回不去的人所共有的。长达数千年的农耕时代,赋予了中国人对乡土、亲人的深深眷恋。今天,灿烂农耕文明已渐行渐远,留在黄土地上的一切也只能作为一种回忆和念想,存活于我们的心中,这些文明和遗产都应该是我们永远共同守护的对象,不是吗?


      乡村的很多事物已成绝响,故土的亮丽风景多已趋绝版。水滴闪烁,能反映出大千世界;树木枯荣,昭示着冷暖凉热。尹中哲先生作为一个老年文学爱好者,六十有五之后,向着古稀迈进之际,怀着满腔热忱,毅然执笔,把家乡、故土、亲人以及个人的经历等片段串成文章,实是难能可贵,令人内心奔涌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情感,可佩,可敬!


      尹中哲著作 李宇峰  郭有存 2019年11月23日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中国监督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